《2018四川诗歌年鉴》入围推选稿(南充篇)

本文地址:http://www.yiafa.com.cn/zhongguoshige/shirenfangzhen/2018/05/21/4973.html
文章摘要:《2018四川诗歌年鉴》入围推选稿(南充篇),实不相恶语伤人通同作弊,消火栓阐明无恶不作。

作者: | 来源:炸金花游戏下载 | 2018-05-21 | 阅读: 次    

  导读: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了一批真正的诗人。

       
        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了一批真正的诗人。进入21世纪,在知识和环境发生革命性变化的今天,诗歌美学的提升被提上重要的写作命题,对文本的关注首先是对诗人的关注。民间资本,诗歌公益。《2018四川诗歌年鉴》是《四川诗歌地理》(2017.3)的续本。编选的目的是对四川诗歌进行一次比较全面的田野调查,并向优秀诗人致敬。
        本次编选依然秉承四川新诗先锋、探索、实验的传统,反对空泛的诗歌,反对粉饰太平的诗歌,反对情感泛滥、情绪化的诗歌,反对无病呻吟的诗歌,反对假大空的诗歌。
        相关微信公众号将按照投稿的先后顺序展出推荐和自荐的诗歌作品。最后邀请著名诗人、评论家组成编委会,对推荐或者自荐的作品进行最后推荐。入选的诗人诗歌以《2018四川诗歌年鉴》编委会(筹)和出版社终审为准。

《2018四川诗歌年鉴》

袁 勇 组稿                                   入围推选稿(南充篇)

◆瘦西鸿

 月亮辞(外二首)

 终有一天  我会把月光花光

 

这些上帝分配给我的银子

被人们觊觎着  漫下山岗

停留在石头  流水  树叶和我的手指上

 

我是一个天生节俭的人

大把大把的月光  我洒向人间

去照亮那些在暗中愿意现形的事物

 

但我不愿现形   我藏在人的背影里

做小动作  偶尔也把一些游戏

做进酣睡的梦里

 

潮水般汹涌的月光呵

有的人溺进去  更多的人浮起来

他们的脸上  镀上一层层生活的银霜

 

而我还在人间流浪

手捧这些白花花的盘缠

我再也买不到饥饿  欲望和兴奋

 

是的  我有了越来越多的厌倦


旧 镯

 

一小块银器  像月光一样被弯曲

上面长满风声一般的暗斑

此刻成一个椭圆  圈住一道道体温

 

那随岁月流失的体温

已显陈旧  铺成一地秋叶

走在上面的人  心虚成筛子

 

他一格一格漏掉的

是自己的足音和心跳

还有举目收藏在眼底的那些花影

 

当一只旧镯  日积月累

有了自己的呼吸和体温

它会在夜里褪出手腕

 

来到月光下漫步

那些早年随心跳荡漾的青苔

一层层结满时间的露珠

 

它俯身拾起三两滴

含在口中  再回到手腕上

说梦话的人  一口说出了流逝

 

落雪记

 

雪落了一上午  仿佛不是整个天空

在落  宇宙在落

而是我的视野在落  体温

在落

 

坐在家里  前窗在落后院

在落  外面全部在落

仿佛全世界在落  我的眼皮

在落

 

我慢慢燃着香烟  烟灰

在落  仿佛指甲在落

天空只剩下这些雪  我只剩下这些

灰烬

 

雪落了一上午  仿佛我身上的骨肉在落

梦里的血液在落  梦外的白马

拉着的一车时间

在落

 

瘦西鸿,本名郑虹,1965年生,客家人。1981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灵魂密码》和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等10部,《只手之音》曾获第四届“四川文学奖”,有500余首诗入选300余种选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全委及诗歌委员会委员,南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

 

 

攀枝花二题

  
营盘山

 

登营盘山,把危崖和深壑指给你看

把野花和星辰也指给你看

它们是谁星罗棋布的棋子,此起彼伏

 

时隐时现的马帮路,装订了

线装的书简,攀西的高原

被徐徐打开,月亮的小篆古朴而宁静

 

流水保持匀速,只有春风抢先了一步

用枝条测量乡愁的坐标

为花蕾缀上了蝴蝶的偏旁或部首

 

山水是一阕词牌名,无须对仗,或者押韵

几块嶙峋的岩石,抚慰

岁月中凹凸不平的修辞

 

安营扎寨的峰峦,已偃旗息鼓

分行的草木

一笔一划都在纸上谈兵,谋篇布局

 

在营盘山,我与落日手谈一局三分天下

远处的城郭与低处的人间

都落子不悔,不负光阴


景视山

 

目之所及,草木从山峦缓缓地跌落

一直到我脚边的空地里

错落的枝叶,遮掩了它起伏的喘息

 

一条小径,深入时光的纹理

在山崖边侧了侧它陡峭的身子

匍匐前行

 

这是攀枝花,这是我不期而遇的阳光

十二月的阳光,没有褪色

反而在花蕊里加深了几分

 

认亲的鸟鸣已不知所终,它遗失的方言

在行吟诗人的吟哦里

平仄相间,一湾流水篡改了春天的籍贯

 

景视山上,一座纪念碑扶住了一座城市

扶不住的金沙江

在笔尖倾斜,百转千回

 

而我保存在相册里的一张照片

无论怎么裁剪

都像是一枚拔节的词语,年年返青

 

张之,本名张勇,男,四川南充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星星》《鸭绿江》《青海湖》《福建文学》《广西文学》《读者》《青年文摘》等二百余种报刊发表和转载,作品十余次收入《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年度选本,并获各类征文奖项,出版诗集《旧时月光》。

◆邓太忠

 

朝圣色达(外二首)

我也朝圣

慈悲从旋转的经轮,滋润

众生的苍茫

一朵花与一棵树的依恋

没有生离死别,只有

回味无穷的今生


对饮自己的灵魂

骨头发芽的声音美妙动听

童话爬上圣殿的屋脊

星星亮出了温馨

心里的那条河,穿过

佛主布施的境界

一泻千里

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在色达,我的目光

绕不过僧人馈赠的表情

敲响的佛钟与诵经的合声

涉水越岭,道破

这个世间的天机

来世也许没有,也许

只有来世


色达印象

一匹金马穿过神灵的空间

一些魂落地生根

打着温暖的手语奔东忙西

 

天堂在深邃的目光时隐时现

只有这一片净土,才让

一草一木安静地走完余生

经桶旋转出众生的慈悲

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

哑口无言的风和云

在佛袖的悠然里泪如泉涌

那些红色的房在心血里沐浴

洞开的每一扇窗

敞亮的每一道门

都有灵魂的来往

都一直通向天长日久的来世

 

我终于走进一种想象的深渊

肉身飞过低处的阳光

打开远方的起点

这里的日子是心灵的春天


香客的脸

不晴也不阴的一片天空

云在寻找干涸的荒原

小鸟自由飞向天堂的窗口

不舍不弃的目光

穿过风雨兼程的余生

打捞沉淀红尘的那一丝慈悲

终于,你的表情

从墨守成规的一支香火

洞穿生前的风来世的雨

纷繁的额纹,为你

烙下一生的耕耘

 

我分明目睹,秋天

正在你的心田

漫舞瓜熟蒂落的天意

 

邓太忠: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副会长、四川《蜀本》杂志执行主编、四川省南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袁 

春日暮(外二首)

对春的迟钝证明我已覆水难收
很多花开了就开了,并未跟着花跑
刚才在贡院广场的木椅上正微信读书
枝头落下的鸟屎刚好盖住月明两个字
抬头看天,月亮像一朵泡桐树花
想起童年老土地村的春天
我们脚下踩着千万只风火轮
有时踩着千万只蚂蚁,有时踩着蜂群
现在脚下是平滑的青石板
走在上面,反而找不到平衡的支点
好吧,就让我学做一只生僻的鸟
短暂停留一会儿,看能不能再次起飞

2018.3.2亥时


我的悲伤如此巨大

我的悲伤如此巨大。大过城南的澄清门
想起几千年前那一天,我从锦屏山上下来
带着山上的风雨。我绝没有轻蔑的意思
倒是反证了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就在这座古都,我明白了一个真理:
诗比神先存在。神创造了人。人发现了诗
但为什么在我的诗中:我的悲伤如此巨大?

在现代科学和哲学的引导下
我通过辩证唯物主义实践证明:
有一张脸孔注定没有五官。有一双眼睛
注定没有方向。有一张嘴巴注定没有声音
所以我的悲伤注定如此巨大。穿过澄清门
过火神楼,再过四牌楼,在贡院广场
想起我是82级享受国家17.5元补贴的师范生
就放开嗓子长歌当哭:哭这个空旷的广场
哭我在这个广场上隐痛莫名的哀哀愁肠

2018.3.13子时

堂屋里的昆仑

众生的贫瘠源自堂屋的倒掉
小时候,场上瘦削的私塾先生
说过一句让我惊异莫名的偈语:
”每个堂屋里,都藏着一座昆仑!”
神出昆仑,万物匍匐。堂屋里装的
除了天地神灵,还有我年少时的无知
而今天,在乡下,我看见
所有堂屋里的神,都装满了灰尘
一想到我再也无法清除对神的羞辱
就恨不得立马变成一座古老的堂屋
跪着把诸神请下来——
虽然那些神灵,都是面目空无的辽阔

2018.5.13卯时

袁勇:男,63年生,独立写作者、诗歌评论家。在《诗刊》《星星》《作家》《诗歌报》《延安文学》《四川文学》《青年作家》《花城》《文学港》《牡丹》《贡嘎山》等刊物发表作品并获奖。代表诗歌作品有《动词的先驱》《汉诗之血》;代表诗歌评论有《深陷价值结构中的诗歌英雄》《21世纪诗歌写作和汉语言的价值重建》。四川省阆中市作家协会主席。

野麦子飘 

终有日(外二首)

  
夕阳就要沉下去了

这么垂暮的颜色

有一只归林鸟,飞过了它

 

我也是带着翅膀来的

扑腾、折腾。最后沸腾了全羽

也没有腾飞

二十四节气的涡流

被拍散成三百六十五个昼夜

 

同你们一样

我夜以继日,在创造

一个希望的夕阳

肯定不是满面泪


窗外看

有一大块乌云在飞

它马上会滂沱,然后晴空万里

泪水滂沱之后

故乡依旧在梦里醒着


关系学见鬼怎么办

Mina,我思考了一天

克扣我们的血汗钱

也没事先与我们沟通

从历史的角度观察

我也是资本家的乏走狗

对我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你却教育我要向对方赔笑鞠躬?

 

跪舔的奴性永远不可能

成为我行走夜路的护身符

怒目圆睁的法眼

才能吓退群魔乱舞

所以我不能赔笑

但我可以鞠躬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资本的家属免礼

2018.05.01

野麦子飘:原名程坤,四川南充人。2008年加盟非非主义,曾任《太阳子》诗报主编,《非非评论》副主编,《非非》执行编委。在《非非》《非非评论》《独立》《存在诗刊》《芙蓉锦江》《中国诗歌》《诗选刊》《星星诗刊》《人民文学》等数十家刊物发表诗歌,有作品入选多种诗选集及获奖。

 

诗三首


要白头到长白山白头


亲爱的,你我注定会老去
从执子之手到沿着身体行走
或相濡以沫
或相忘于江湖
天下的爱情都埋着伤口
现在。请你深呼吸
要白头到长白山白头

长白山云深林密
我们无比亲密
长白山山清水秀
我们眉清目秀
长白山处处有风景
在火山汹涌澎湃之后
我们内心有风暴
有铁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亲爱的,长白山天长地久
这么好的人
这么好的你
比起天池。积雪。 化石
至少我们永远都会很年轻

见字如面

一滴水是可以打开的
打开的一滴水是江面
湖面
海面

一杯酒是不能推开的
一杯酒推开是桌面
情面
世面

你从天边来
你从唇边来
你从亲爱的舌尖上来
无论你从哪里来
刚好是一滴水
到一杯酒的时间

这好比是我们的一生
或者一面

小魔女

亲爱的
如果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做得不好的地方
脾气怪的地方
嘴巴损的地方
比较嚣张的地方
你看我不顺眼的地方
在情人节来临之际
我由衷地对你说上一句







吕宾,四川南充人,曾用名吕麻相如,现居成都。主办《未来作家群》《诗族》民刋,有《手榴弹向太阳投去》《我一言不发地走过一座城市》《黑的灯》等代表作。部分诗歌散见海内外报刋,收入多种选本。

◆依然春衫薄

簪炊烟(外二首)
 

傍晚,乌鸦摇动树枝,

它把光明,一点点收进翅膀,

飞过屋顶时,它抖落一片羽毛,

天就黑了。外婆挑长灯芯,

然后推开窗,把多余的光,

撒在路上。晚归的人,

扛着犁头或是牵着老牛,

纷纷朝着亮起灯火的地方走来。

外婆往灶孔里塞一把柴禾,

乌鸦像一根黑色簪子,

穿起屋顶的炊烟,

顺着山坡,慢慢拉起来。

 

立春之后

太阳抚过瓦脊,

麻雀在枣树枝条上,嬉戏。

奶奶把椅子搬到阶沿边,

阳光在她皱纹里抽出金线。

隔壁二妈家,

小鸡刚孵出,叽叽喳喳。

二爸一大早就牵着牛,

去翻耕冬水田,垒田坎,

吵醒了河沿上的青麦。

妈妈将灶炉又抹上一层新泥,

送我们出门时,

她总将我们衣服上的纽扣

抹了又抹。
 

飞鸟把翅膀放在我眼里,

它找到筑巢的枝丫。

夜晚将黑暗放在我眼里,

它到达黎明。

洋槐将花朵放在我眼里,

它结满了果荚。

鱼把水放在我眼里,

它扛着骨架上岸。

菩萨把泥身放在我眼里,

它就是我的母亲。

我把所有一切放在你眼里,

我们被同一阵风刮走。

依然春衫薄,男,真名陈瑞荣。生长于川东北山丘地带,实现了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转移,诗歌爱好者和写作者,现就职于南充市高坪区文化馆。唯有用诗的安静,去诓睡内心的风暴。

◆王杰平

意 (外二首)
 

那么多雨伞带回那么多雨水

在墙角浅浅的湿

 

那么多花花绿绿的雨伞带回那么多雨水

在办公室泛起彩色的亮

 

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

大理石地板上性感的倒影

把一片树叶藏在森林

羊群低头吃草

地平线是遥远的诗行

 

橙子黄了桃花开了

该嫁的嫁了 

该娶的娶了

生病的老爹痊愈了 好啊!

 

含一颗糖   生活就甜

敲一扇门   就见到亲人

 

把一滴水放进大海

把一片树叶藏在森林

生活的迷藏   

我愿意去找 


 

闪电是飞鱼的翅膀

冰山是漂移的宫殿

船帆在巨浪中平仄

 

我的看见令我热血

亲爱的海啊  我一直在寻找

 

寻找风平浪静

云淡风轻  

寻找海鸥低飞的早晨

一轮初生的明月

陪伴左右的海豚

 

我还在寻找记忆中的姑娘

桌上的诗稿  

寻找往事里的少年

少年清澈的大眼睛

越来越小 越来越远  又越来越近

 

老歌常在 

在一片茶青里 

寻找时间的汽水 大白兔 

久违的落雪

 

王杰平,男,四川南充人,80年代中期开始诗歌创作并发表作品。供职某媒体,居重庆。

◆王杰安

 寻找一块薄冰(外二首)


那些年 露水凝结成霜

一夜醒来  

水田结满了薄冰

我看见一尾拖着霞光的鱼

钻进了稻茬

 

父辈们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和祖先当年一样

把一朵朵霜花翻进地

该播种小麦了  

他们扬起的锄头

缀满阳春

 

上学路上

我把一块薄冰向天空扔去

章彩芹没跑过飞翔的速度

落下来的时候  

在她头上熠熠闪光

 

那些年 天地朗廓

村庄是村庄的模样

旷野上 草垛揺摇晃晃

一只白狐闪身竹林

这自然的画卷

萧瑟静美

 

昨夜梦里

我又看见了那块薄冰

章彩芹  我要向你郑重倾诉

它多么像你的皮肤

 

亮晶晶


家 园

 

立夏刚过

一只候鸟独自在村庄盘旋

看不见她有俯冲的姿势

 

早年在山坡

玉米地 在蔚蓝的光影里

她求欢另一只鸟

一块泥巴砸过去

村民在笑声中放下锄头

打情骂俏  羞跑了谁家的新媳妇

 

它迟疑着

趐膀在灰濛濛的云端下

驮着沉重的疑惑

它终于停留在那棵老槐树上  

 

旧巢还在 它朝小径的方向

嘴里有节奏地叫着

李仍俊

李仍俊

 

这声音多么像是在喊

一个人的名字  他是三叔  

死了很多年


巷子里一棵树

 

她看见我攀爬在树端和一只蝉对峙

她看见我拿着弹弓被人打 

戓撵着别人打

她还看见我牵着女人的手

走进斑驳的光影

 

我也看见她的任性

那树想怎么长就怎么长

那枝条想怎么伸开就怎么伸开

鸟儿们都飞来了

在她的浓荫里繁衍生息

 

向上 向上

她触摸着白云的高度

工程车开来了

她的头颅被砍了

手臂被砍了

留下一具光脱脱的躯干

 

刽子手不曾看见她滴血的伤口

手持刀斧有多么合法的理由

他踩在一个鸟窝上

欣赏自己的杰作:这树多么有型

 

这些都是前年的事了

如今树的结痂处又长满了新绿

我知道来年她又会被砍去身体伸出来的一部分  

而我一点都不会再惊咤

 

同那棵树的命运一样

我已被修剪得规规矩矩

 

王杰安,男,生于1965年11月,四川省西充县人。80年代中期开始发表作品,并创办《冰泉》诗社。2013年重返诗歌写作。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南充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何中俊

 

南洋楹顶着一袭月光的袍子

(外二首)

酒气慢慢地散了

英雄们握在手心的寂寞

像是一只只啃食树皮的虫子

 

水妖成群结队,回到岸上

我站在桃花林里

是一只失偶的夜莺

 

那么张惶。这睡去的人世

假装一切安祥如初

只有流星在寻找

 

它丢失的光芒

能够坚守的,都在快速地消亡

只有南洋楹,像个美人

 

顶着一袭月光的袍子

 

2018年2月27日

坐动车来的折耳根

两天,三天,五天
它们安静地栖在一角
依然活得鲜亮
两千里的路途。它们
在动车上,出阆州
过重庆,抛广州,奔赴中山
和阿英一样,它没有低头的习惯
在这个异乡,我们生出同一种病根

坐过动车的折耳根
从一个笼子搬进另一个笼子
就像从一个田埂走到另一个田埂

从此,它将忘记鸟鸣和溪啼
马达和电流将是它的日常音乐
直到它的耳朵被慢慢消磨和阻塞

从动车上远行的乡亲
竖着耳朵,心里的故乡永不凋谢

2018年3月23日

桃花木

我这辈子就是想着桃花
想着她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
我乐意住在桃树下
有一天,我也开出一朵朵花来

但事实上,我就是一块木头
不开花的那种,连芽
也发得不三不四。偶尔抽几片叶子
也长得稀稀拉拉

如果注定我生而为木
那我就是这截桃花木
她在我木头顶上
开出了一片桃色的花海

2018年4月3日

何中俊,四川阆中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栏目首席版主。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选刊》《诗歌月刊》《作品》等国内外报刊。

 

◆李志俊

 

颠沛流离(外二首)

 落城之雪

黄昏,用手指把落日卡在山崖

即将来临的黑夜之城
她忘记了,这是第几次以一颗虔诚的心
命自己生生跪在灯火里
像烛泪

灰烬,风吹一下就散了
黎明时
仿佛人间胜雪,干净得了无痕迹


浮水之萍

城市在漂移,火车在搬运
而我需笃定
稳稳地落进人潮中挤出来的最小部分

给每栋新建的楼打桩,奠地基
也让自己长出根须

梦里,却用一生来容忍——
故乡依附在断裂带上,像浮萍


有风之夜

风在钉钉子,拼命地往棺木上钉钉子
夜抖了一下
仿佛不疼,哥哥使劲咬了咬牙

我赶回村庄的时候
他正坐在一堆落叶之上,那么轻

之后,风一阵紧似一阵

黑夜无根,渐渐沦陷

下沉

 

李志俊,女,网名梦浅如烟,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人。作品散见于《世界汉语文学》《诗刊》《星星》《青年作家》《山东文学》《四川文学》《安徽文学》《剑南文学》《躬耕文学》《文学月刊》《贡嘎山》《中国诗人》《中国诗歌》《西南商报》《华西都市报》《中国国土资源报》等百余家杂志报刊,有诗歌入选多种选本和获不同等级奖。

◆何燕子

 

写给父亲的诗(外二首)

   草木春天

 

迷路的人

听懂了一片招呼

容易保持微笑,深绿的,鲜亮的

只是扒开草木,该来的人

还没有来

 

那片青山上

谁又寄存了春天

风的浆找不到边疆,留下几间老屋

仅供沉默,留下一块荒地

欠了怀念

 

这样的时光

幸福的、绵延的

拴不住逐渐老去的眼眸

我赶着桃花,还有草木的几声轻咳

在他乡的路上

 

四月雨

 

保持一种温度,我的唇息上

飘移一袭丝绸的光泽,在小巷的拐角处

打着油纸伞的姑娘,回了一次头

绕来青色的牵挂

 

屋檐下的故事

养育了草木的气息

四月的雨啊,我数过了九十九滴

还有一滴,能否偿还天空里

藏着的水

 

亲爱的,有多少目光

无处可依了,新生的谎言也挂满阳光

青石小巷,我的遗忘落地

比影子还要湿


我请梨花喊你一声

 

我请梨花喊你一声

云就碎了

 

然后,雨斜了

溅湿了你脊背上的炊烟

 

我是青草的女儿

不在乎,泥土与花儿的距离

 

父亲,别睡过了头

四月梨花,是我放牧天空的云朵

 

何燕,网名何燕子,女,南充阆中人,四川省作协会员,四川省川北中青年作家班学员,四川省巴金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著有诗集《格子窗》《只等阳光轻身而来》;诗歌合集《十面倾城》。作品发表于《星星》《绿风》《诗林》《诗潮》《诗选刊》《中国诗歌》《扬子江诗刊》《绿洲》《青年作家》《散文诗》《中国文学》《安徽文学》《山东文学》《文学月刊》等文学刊物。 

◆袁 

 

看见死亡(外一首)

 
一直以来,我怀揣一颗平常心

直面那些各种姿势的死亡

飞虫们在季风敲打下密集的死亡

昨天黄昏它们还在

我头顶煽情歌唱

今早上就变成一粒粒灰尘

一条青蛇被辗轧在马路中央

内在的东西七零八落

举目望去,没有另一条蛇

赶来送行和哀悼

一只老鼠死在市场一角

再也听不到熟练的讨价还价

 

每次低头看见这些

我总会莫名一阵心悸

扭头再看看四周空气

可否有一些亡灵还睁着眷念的眼

一如我每次悼念那些故去的亲人

转身后,那些孤单的坟茔

总会偷偷冒出一缕青烟

 

一滴雨珠

 

黄昏

一滴雨珠

从屋檐下跌落

从窗台上跃起

最后,蜷缩在我的掌心

 

一张晶莹的脸

被徐徐放大

有着天堂的宁静

有着尘世的微凉

袁冬:四川阆中市人,从小在新疆长大,在深圳和珠海等地多年。作品发表于《长江诗歌》《齐鲁文学》《新诗刊》《中国风》《南充日报》《四川交通报》《巴中文学》《少年文艺》等纸媒及几十家网络诗刊300多首,作品入选过多种选本。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炸金花游戏下载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
南国彩票论坛规律 宁夏11选5走势图出号 分分彩怎么买才稳赚 江苏十一选五下载 北京赛车软件
陕西十一选五金额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赚钱 开心七星彩论坛 北京pk10软件
快开彩票 董少爷和白小姐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幸运28技巧 河南快赢481官网
宁夏十一选五怎么守号 上海时时乐玩法 白小姐开奖 福彩3d论坛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的